• 甘肃省博物馆免费开放
  • 每星期二至星期日对外开放,星期一闭馆(节假日除外)
  • 开馆9:00        止票16:00        闭馆17:00
  • 领票:持个人有效证件到发票处领票参观
  • 延藏法师向我馆捐赠《清敕修大藏经》

           为弘扬经典、传承文脉,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经版修复项目委员会首席专家、总顾问,北京文物保护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延藏法师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阿金、蒋国兴、孟树峰等7位社会人士向甘肃省博物馆捐赠了原版印刷的《清敕修大藏经》。


           今天上午,“原版刷印《清敕修大藏经》捐赠仪式”在甘肃省博物馆举行,延藏法师向甘肃省博物馆捐赠了《清敕修大藏经》(原版印刷本),甘肃省文物局马玉萍局长向捐赠者代表颁发了收藏证书。捐赠仪式由甘肃省博物馆副馆长班睿主持。

    C1.jpg

    延藏法师向甘肃省博物馆捐赠《清敕修大藏经》

    C2.jpg

    省文物局局长马玉萍向捐赠方代表颁发收藏证书

    C3.jpg

    甘肃省博物馆馆长贾建威致辞

           大藏经是佛教经典的总集,简称藏经,有多个版本。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又称《乾隆大藏经》或《龙藏》,是我国古代最后一部官刻汉文佛藏。其不仅包括佛教经典,还收录了元、明、清历代高僧大德的章疏、论著、语录、史传和目录等,涉及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天文、地理、日常生活等方面,具有极高的历史文献价值和艺术价值。


          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始制于清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,从雍正十三年(公元1735年)开雕,至乾隆三年(公元1738年)竣工,雕成经版79036块。经版初刻完成后存于故宫武英殿内,后历经劫难、几经辗转。2009年,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,《清敕修大藏经》文物保护项目正式启动,其经版第一次有了现代化专业库房存放,遗失或损坏的经版被全部补齐并修复,同时建立了数字化科学档案。刊印完成后,延藏法师将共95箱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和三件艺术珍品无偿捐献给甘肃省博物馆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甘肃位居丝绸之路枢纽地带,是世界上四大文化体系的汇流之区,是丝绸之路上诸多民族频繁往来、交流、聚集之地。近年来,甘肃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上随时代而行,与时代共频,迎来了改革发展的最好时期。甘肃省博物馆长期以来收藏和展陈大量汉唐“丝绸之路”、佛教艺术珍品,在“丝绸之路”和佛教文化研究、传承和宣传上做了许多工作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甘肃省博物馆馆长贾建威表示,《清敕修大藏经》(原版印刷本)的入藏极大地丰富了我馆馆藏,对研究丝路文化、敦煌文化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。我馆将继续弘扬甘肃鲜明的开放、多元、互补的文化特色,今后还将深入挖掘《清敕修大藏经》蕴含的哲学思想、人文精神、价值理念、道德规范等,努力揭示蕴含其中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、文化胸怀,通过举办展览、开展学术研究和文化交流,尽可能地发挥其利民价值和社会效益,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增添动力,为不断坚定民众的文化自信贡献力量。

           捐赠方代表在致辞中表示:中国佛教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和精神纽带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实施,迫切地需要我们弘扬中国传统文化、传播中国智慧、讲述中国好故事、发出中国声音。我们将原版印刷的《清敕制大藏经》藏之于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博物馆,是我们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服务的一项重要实践。我们一行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、关注、参与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发展。   


    延伸阅读——


          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共分正藏和续藏两类。内容不仅包括佛教经典,还收录了元、明、清历代高僧大德的章疏、论著、语录、史传和目录等,涉及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天文、地理、日常生活等诸多方面,具有极高的历史文献和艺术价值。

    C5.jpg

          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始制于清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,当时在北京贤良寺设立藏经馆,由和硕庄亲王允禄、和硕和亲王弘昼及贤良寺住持等领衔主持。从雍正十三年开雕,至乾隆三年(1738年)竣工,雕成经版79036块。藏经以《千字文》编号,自“天”字起至“机”字止,共724字,每字一函,全藏共724函,每函10册,共计7240册。全藏共收入佛教经、律、论等部著作共1669部,7168卷。经版初刻完成后存于故宫武英殿内,后历经劫难、几经辗转。而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经版也作为我国现存于世唯一一部完整的官刻大藏经木质经版,弥足珍贵。

           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,2009年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经版修复保护工作委员会成立,正式启动《清敕修藏经》文物保护项目。大藏经经版每块重4.5公斤,全部经版总重360吨,总体积超过1000立方米,其清点工作就历时两年有余。经查实,《清御制龙藏经》经版现存69410块,佚失9626块,在现存的经版中还有20%以上的经版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坏。
            据了解,为做好保护工作,工作委员会做了大量、充分、细致的准备,制定了切实可行、科学合理的经版保护工作方案。该项目的实施,是《清敕修大藏经》自诞生以来,其经版第一次有了现代化专业库房;第一次补齐并修复了全部遗失或损坏的经版;第一次建立《清敕修大藏经》数字化科学档案。本次重新刷印出版,补齐、更正了历次版本的缺失、勘误。该项目在实施过程中,手工抄纸、制墨、刷印、装订等许多环节,均采用中国传统手工艺技术,保证了印刷质量和古朴风格。
          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经版雕刻完成以后,在乾隆时期还经过了三次抽毁、撤出的特别经历,主要是乾隆皇帝曾分别于乾隆三十年、三十四年、四十一年下旨,共撤毁了800余块经版和其对应的近百卷典籍。在这些撤毁的经版中,包括了钱谦益的著作,武则天、明永乐皇帝等前朝帝王撰写的文章等。因此,初雕初印的《清敕修大藏经》,罕见全帙。
          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现存的各种印本均不完整,或缺函数、或缺册数。要想补刻齐全佚失的近万块经版,需要找到或凑齐至少一部乾隆四年完整的初印本大藏经作为底本,只有依据初印底本,才能准确无误地完成对佚失经版进行补刻的工作。
           据了解,为找全底板内容,工作委员会先后组织派遣专业人员走访了欧美、东南亚诸国的博物馆、研究院以及国内百余所图书馆、博物馆和寺院等藏书机构,考察搜集并研究整理各地收藏印本的具体数量、目录、年代,反复对比、甄别、筛选,并查阅大量相关的文献、寺志等历史资料。最终,找到并完整补齐了《清敕修大藏经》乾隆初印本的全部底本内容。
            延藏法师说,前不久,习近平总书记走进陇原大地,来到敦煌,就坚定文化自信、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、博大胸怀、广泛交流、深入挖掘历史文化遗存,并以此推动一带一路,共创更多更优秀的人类文明成果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,我们倍受鼓舞,这次捐赠《清敕修大藏经》就是我们落实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的一次实际行动。
           全面修复后原版刷印的《清敕修大藏经》,再现了雍乾盛世初雕时的完整风貌。此次原版刷印的《清敕修大藏经》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正式出版、北京邦普制版印刷有限公司承制,原大原色原样呈现,仅刷印80部。就现在存世佛经官刻经版而言最为完善,其中一些文献资料更是海内孤本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Copyright ? 2018-2029 甘肃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陇ICP备12000579号    

    123历史全年图库这里上图最快